您的位置: bbgoex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陳先義:是資本,讓“戲子”稱謂又回來了

2021-09-04 21:51:59 作者: 陳先義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最近,國家出重拳開始整治娛樂圈,這可不僅是文化領域的事情,它關乎國家安全。特別是前不久國家特別強調要加強文藝批評,應該説這是抓到了根本問題。

陳先義:是資本,讓“戲子”稱謂又回來了

4、

不知道你注意沒有,這些年,人們提到那些演藝圈的人,習慣又用舊社會對他們的稱謂:戲子。

如果單從這個稱謂來考據,戲子是一個貶義詞。這個詞舊稱從事戲曲的演員。一般來説,它通常與“戲子無情”這樣的字眼結合組詞,因此貶義為多。比如辭書裏對“戲子無情”是這樣解讀的:“戲子,唱戲的,只能在台上有義。他們只認錢,不認人。”所以李碧華寫《霸王別姬》時開篇就説:“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婊子合該在牀上有情,戲子只能在台上有義。”

但是作為戲子的這些解讀,那是在萬惡的舊社會啊,是文化落後的年代對於一種職業的集體蔑視。也正因為這樣一種解讀,所以對於戲子,社會便把它等同於剃頭、修腳、搓澡、吹喇叭等等職業列為“下九流”,列為下九流者,人之下等也,即使死了也不能入祖墳,當葬於荒郊野外。

人分三六九等,這是萬惡的吃人的舊社會,是壓迫者對被壓迫者的一種極不平等的一種蔑視稱呼。其實,戲子就其職業來説,説拉彈唱,是給人帶來嬉笑歡樂的職業,它屬於勞動階級。並且都是擁有一技之長的勞動者,雖然流浪於江湖,但它應該屬於社會下層的被壓迫者。這種舊社會給一種職業帶來的極不平等的稱謂,只有到了共產黨執政的新社會,才徹底翻了身,有了新説法。毛澤東主席倡導所有勞動階級一律平等,堅決廢除那些職業歧視的陳規陋習。特別是對於會吹拉彈唱有一技之長的文藝人才,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認為這是被壓迫階級的一員,應該在對這些人進行無產階級的思想改造以後,讓他們為人民大眾服務,為革命戰爭服務,並且把他們關乎文藝的各行各業,改造成為無產階級的革命文藝,發展成為無產階級革命軍隊政治工作的一個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

在延安,1942年,還在抗戰異常緊張的年月,毛澤東百忙之中,沒有忘記開展無產階級的革命文藝工作,他召集到延安來的各界文藝工作的代表開座談會,傾聽他們的意見,而後發表了著名的《在延安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可以説,這是毛澤東代表中國共產黨對中國傳統文藝家實行的一次革命性的思想改造,鼓勵他們為人民大眾而創作,為革命戰爭吹響進軍號。開始自己人生的嶄新天地。

在毛澤東文藝思想的指導下,大批文藝家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長,從此開始了為人民大眾服務的文藝創作。從此開始,一大批具有史詩性的革命文藝作品開始產生,如歌劇《白毛女》、音樂《黃河大合唱》以及《保衞黃河》《小二黑結婚》《兄妹開荒》《夫妻識字》《王貴與李香香》等等,等等,這些作品,鼓舞着億萬民眾投入偉大的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以及後來的抗美援朝作戰,為革命戰爭的勝利起到了巨大的鼓舞作用。是人民軍隊戰鬥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伴隨着這些作品的出現,舊社會給這些文藝家“戲子”的極不平等的稱謂,徹底地成為歷史的陳腐記憶,被完全廢除了。文藝工作者從此翻身做主人,有了屬於自己的專用的革命階級稱謂,毛澤東主席稱他們是“無產階級革命文藝家”,甚至稱讚他們是“人類靈魂工程師”,稱讚他們與前線將士一樣,都是無產階級最為重要的生力軍,是對敵鬥爭的戰士。他多次接見文藝家代表,鼓勵他們為無產階級文藝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全國解放以後,在毛澤東文藝思想指引下,全國廣大文藝家深入基層創作,大批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文藝作品,成為鼓舞人民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的精神號角。一些優秀的作家按照毛主席的文藝思想指導創作,無論小説、戲劇、歌曲、電影等等,各個門類都有一大批載入史冊的偉大作品。廣大人民羣眾喜愛這樣的文藝家,他們享有人民羣眾的誠心愛戴和一致稱讚。至今人們都能如數家珍地説出一大批文藝家的名字,他們和他們的作品,已經成為那個時代的光榮。

但是,這些年,那些年?資本進入文化市場以後,主要指文藝多元化、市場多元化以後,特別是文藝創作被資本捆綁以後。在無聲無息中,文藝發生了人們不易覺察的變化。這個變化有個標誌,主要體現在社會大眾對從事這個職業的人的稱呼發生了變化。七八十年前的舊社會,人們稱他們叫戲子,新中國稱他們“文藝工作者”或者“靈魂工程師”,而現在,又重新回到了舊社會的舊稱謂:“戲子。”

怎麼變的?為什麼變的?這要花很大篇幅去敍述,不是這篇文章能夠説清的。不過有個最鮮明的變化是可以説的,是這樣一些人又讓人們感覺,他們確實又恢復了舊藝人的特徵。比如,舊社會的藝人有一個最鮮明的特徵,就是“認錢不認人”。在錢的面前,無情無義。今天,某些演藝圈的人也是這樣,認錢不認人,管你什麼主旋律不主旋律,只要給了足夠的錢,就給你登台,錢不夠,莫談。於是什麼經紀人、保鏢、小祕等等有演藝人派生出的馬弁類的職業也應運而生。一旦成了角有了名,便牛擺的很。一首歌有的上百萬之巨。一部電視劇電影什麼的,可以百萬千萬,甚至上億的進項。這樣的人,百姓感覺,遠遠已經不是為人民大眾的文藝家,而是為撈金掘銀的地主老財,所以,大眾稱他們戲子,也是一種情緒表達。

另外,還有一種更主要的變化,又讓他們與舊社會的戲子沒啥兩樣。那就是他們的追求。無產階級文藝家要求演戲先要立身做人,做無產階級的戰士,做有道德有理想的人。舊社會的戲子你別看屬於江湖,屬於底層,但他們受江湖上很多腐朽現象的影響很多很深,大多數趣味低下,格調不高。比如就説一個,舊社會的二人轉,大部分用一些黃色段子、低級下流的東西賺錢。整天生活在這樣庸俗不堪的氛圍中,又沒有人給以人生指導,因此一般個人很容易追求趣味低級的東西。進入新社會,在社會主義新思想的引領下,他們這種舊習氣得到約束和改造。但是,一旦有了條件和機會,這些老毛病就會死灰復燃。當這些年資本進入文藝以後,他們的行為也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個變化是以他們個人操守為標誌的。比如他們一旦闊綽發了大財以後,個人追求瞬間改變,比如有的開始吸毒嫖娼,有的開始胡作非為,甚至違法亂紀的什麼惡行都可以全然不顧。近期出現的無論是鄭爽事件還是吳亦凡事件,都噁心得很,即使在舊社會也是被嗤之以鼻的。那些吳亦凡專門以佔有女性為本能,還有無數以被他佔有為光榮的女孩子,簡直把個行業弄得烏煙瘴氣,爛得很。所以人們説,演藝圈太爛,不是隨意妄談。那一個又一個不斷因為吸毒被抓的演藝圈案例,都在加速人們對“戲子”概念的堅定認知。

但是即使如此,這都是表象,社會把文藝工作者的稱謂迴歸到戲子,歸根結底還是“資本”在起作用。一些流量明星從默默無聞到萬眾追捧再到醜聞離場再到鋃鐺入獄,歸根結底都是資本在起作用,都是資本在快速擴張下,娛樂圈快速過度商業化。平台資本、流量明星、飯圈文化在資本主導下迅速形成完整的利益鏈,這個利益鏈是為資本賺取超額利潤服務的。

人們當年恐怕誰也不會估計到,那個在影視圈曾經天真活潑一雙大得嚇人的大眼睛的“小燕子”,那眼睛居然藏着資本的巨量才能,竟會一不步步成長為資本大鱷,甚至最後與那些本來攪亂國家金融的黑心資本家沆瀣一氣,成為危害國家金融安全和文化安全的犯罪者。

恐怕誰也沒有想到,那些這些年被輿論捧到天上的小鮮肉、小娘炮以及流量明星,他們在搞垮國家文化及金融秩序的鏈條上,已經遠遠超越文藝之上,已經在幹着我們的敵人美國及西方勢力拍手稱快的事情,有的甚至已經與我們的敵人組成聯合陣線。所以,我們必須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待這次國家出重拳整治娛樂圈的意義,應該從更加宏觀的國家戰略角度來看待國家的整頓治理的重要性。

我們必須改變我們歷來對文藝的看法,有些流量明星,不再是什麼文藝,他們已經與黑心資本家是一家人,他們聯手對抗的就是國家政策。必須清醒,文藝絕不是單純的唱歌跳舞、吹啦彈唱,而是思想文化戰線意識形態領域的極其重要的陣地,是真正的上層建築,是我們的黨一項極其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資本在文藝領域自由擴張,我們最終就會完全失掉文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陣地,我們偉大民族的精神家園最終會被瓦解的。

人民大眾不斷會提出這樣的疑問,為什麼那些被抓被判刑的貪腐大蠹,總是順藤摸瓜帶出一批演藝圈的明星來,有些有幾分姿色的主持人,為什麼總是因為與被抓貪官的牀上瓜葛而丟掉了自己萬人仰慕的金飯碗?這其中,資本、權力、名利之間是怎麼完成一樁又一樁的骯髒交易的,恐怕這確實要進行認真的研究了。凡是出了這樣問題的人,如果還叫我們的老百姓稱他們是“塑造靈魂的工程師”“社會主義文藝家”,恐怕是萬萬不可能的。他們這些自己已經丟了靈魂,背叛無產階級的人,還能為別人塑造靈魂?恐怕只能叫戲子最合適。

讓我們倍感痛心的是,這些年,除了這些攪亂大眾審美視聽和文藝戰線的一批壞人之外,我們的文藝戰線,公道地説,還有一大批的真正熱愛文藝事業、熱愛人民、熱愛黨、熱愛國家的優秀人才,但是因為資本的無序擴張、野蠻生長造成的行業危害,造成他們想為國家做些貢獻,想做些國家主流價值觀急需的作品的人,難以發揮作用。因為很多資本已經被壞人操控,甚至與相關管理人員結成利益同盟,所以即使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為國家文化事業發揮作用。

這些年,我就看過不少這樣堅持原則,走正道、聽黨的話的藝術家掉下辛酸的眼淚。如果這樣的大批優秀文藝家都處於這樣的境地,那些什麼凡、什麼薇、什麼爽的一類人都佔盡無限風光,名利兼收,“爽”得不得了,走正道的人就沒有施展才華的空間,那説明我們這個領域就已經出了大問題了。我們必須明白,資本的擴張是有底線的,底線就是不能干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方向,不能損害國家利益,不能因為你有了大錢,就張牙舞爪説國家金融銀行都是“當鋪”,更不能允許你有了錢,就肆無忌憚的去腐蝕和瓦解我們的幹部隊伍,甚至野心勃勃的去政治領域謀求更大的政治利益和話語權。這就是根本的路線和階級之爭了。

最近,國家出重拳開始整治娛樂圈,這可不僅是文化領域的事情,它關乎國家安全。特別是前不久國家特別強調要加強文藝批評,應該説這是抓到了根本問題。長期以來,對種種腐朽現象,不是沒有批評,而是這樣的憂國憂民的文章,沒有發表的陣地。報紙沒有陣地,網絡也不行,稍微有點鋒芒的文章就被河蟹掉了。而那些罵國家的公知,那些用什麼日記把我們人民大眾的抗疫説的裏外不如美國的人,只要一批評,馬上就會刪除,直到現在依然是如此。

沒有批評,老百姓不知道某些壞人的胡作非為國家到底是什麼態度。所以,恢復我們黨的文藝批評的好傳統,迫在眉睫。就在國家提出開展真正的文藝批評這樣一個話題時,依然有人接過來販賣私貨。比如,有人説“批評要就事論事”,“不要連帶其它”,意思很明確,就文藝説文藝,不要與社會其它問題連接看,別上綱上線,這很清楚,只能就文藝範疇説事。實際是這樣嗎?當資本與某些飯圈文化現象沆瀣一氣,組成聯合陣線,企圖搞垮我們的社會主義文藝進而以資本為手段,涉入搞垮我們的社會主義金融乃至政治領域,我們還在那兒大叫“就文藝説文藝”,還能説得通嗎?這説明,維護社會主義文藝的政治尊嚴,維護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權威,維護我們黨和國家的利益,隨時伴隨各種各樣的較量和鬥爭的,路正長,我們必須保持更高的清醒和更加敏鋭的政治自覺,我們必須從國家利益和國家政治看待我們面臨的問題,隨時識破一切阻撓我們沿着正確方向前進的魑魅魍魎。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紅色文化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